年初观察:漫话新政 一名台湾商人的2018


更新时间: 2019-01-04

  中新网12月30日电 (孟湘君 朱延静 魏巍 倪雯冰)这是一位台湾商人2018年的自述。这不仅是属于个人的故事,也是属于新时代的故事,是改革开放大潮下,众多“登陆”发展的台商们的切实写照。

  “以前咱们珠海到香港的货运要4个半小时,当初大桥通车后,不到1小时。保守估计,运费可节省至少15%。”助理介绍说。

  多年来,我保留着读报习惯。我想,报纸对我来说,不光是时期的记录者,更是我在大陆经商的见证者。今年2月,也是从报纸上,我获悉“惠台31条”措施出台,各省市都会推出各具特色的落地措施。

  我近来很中意一张“粤港澳大湾区好图片征集”活动的样照,把它发到了朋友圈。一位台商友人留言说,明年想跳出台湾,也来大陆看一看。

  横琴台商总部将在2年后投入运作,很多台商都相当看好大桥通车所带动的两岸物流、人才交换效应。

  年初定下的发展打算基本都已实现,公司获得了政策支持,业绩超额。明年,我打算把公司在大陆的业务再拓展一番。

  列车200公里的时速让儿子愉快不已,从广州出发,40多分钟就能到香港西九龙站。我早年去香港、大陆拉生意,为了省钱坐船、坐巴士、租车,走透透皮鞋磨破脚,煞费周章,深感创业艰难,现在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千帆竞发,百舸争流,勇者破潮头。那里是发展的下一个风口。我对他说,也对2019年的自己说。(完)

  开始开放申请港澳台居民寓居证的时候,我跟我的另一半几乎“抢头香”一样跑去办理。小小一张证,从台胞证的8位号码,到与大陆身份证同样的18位号码,背地承托了不知多少人的宿愿与心血。

  粤港澳大湾区1小时生活圈成形――这是大桥开明带来的红利。我一贯器重效力,无论是做工,还是出门坐车。效率的提升,除直接影响到大湾区内多少个城市的经济外,商业模式、生涯方式甚至人们的主张观点,都正在革故鼎新。

  两天后,助理给我送来一份报纸,我受访的过程登报了。

  今年10月下旬,港珠澳大桥通车,咱们一众台商专程到珠海口岸闭会、考察。这座超长大桥真配得上“异景”二字,一眼望不到头,据说发现了多项世界之最。

  不仅如此,有了居住证,我的小儿子能够在广东就读,失掉与当地学生同样的教诲机遇。这次买高铁票,我也是直接用台湾居民居住证在12306网站上买的。在2018年以前,这些都是无奈直接实现的。

  说起另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,是不久前,我作为台湾参展商之一,在广州参加两岸交流展会。现场企业云集,我有幸接受了媒体采访。“‘惠台31条’措施说明,大陆政府真正为台胞着想,这些便民、惠民办法,是一份充满温暖的礼物”,我告诉记者。

  海峡两岸的“三通”10年了,“瞎话说,我在大陆最近10年取得的成就,可能一些台湾同行用20年也难以超出”。我对这位友人说。

  更方便的是,多亏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开明,我抽出一天,带小儿子去了他盼望已久的香港迪斯尼乐园。小儿子很喜好“动感号”的车头造型,让我给他拍照。当时,等着跟车头合影的人川流不息,排了一会才轮到我们。

  我们聊起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远景。这个坐拥丰富资源,近7000万人口的地区,盘算被建设成为“世界级城市群”,2017年的GDP就已经冲破国民币10万亿元。这是当今寰球经济最活跃的地域之一,发展前景不可小觑。

  以前出差,我只能住三星级以上或去找有外宾接待资质的酒店,花钱又费时。现在有了栖身证,可选可以选的酒店更多,办保险、证券和期货业务,也便利了。

  而现在的港珠澳大桥,能抵抗16级台风,造价超过1100亿公民币。这在以前,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件,最终竟然成真了,把香港、珠海、澳门,都连接起来了。

  年中出台的“广州60条”引起了我的留心――对新引进的总部企业,按规定连续3年每年给予500万元到5000万元不等同级的褒奖。再三考虑后,我决然毅然决定把公司总部从台湾迁徙到广州。这样接下来3年,企业发展又将注入新的力量。而我,能领有一间比台湾更大、更新,可能眺望羊城风景的办公室,何乐而不为?

  我小儿子这代人,是最幸福的一代人,比我们那时候好多了。1996年,贺伯台风重创高雄,学校、道路被泥石流毁掉,我看到报上登载损失高达147亿多新台币,颇为震动,因为当时我并不很多机会看到这样的地舆数字。

  从最初在台湾白手起家,到当初在广州、深圳、香港都开了分公司,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,我的每一次投资,每一项技能,每一批工人,都与两岸经济的往来密不可分。是台湾,哺育了我这个人,是大陆,给了我一片广阔的发展天地。

  80、90年代,台湾香港是“亚洲四小龙”中的明珠,大陆始终在发力追赶,其开放的步调,吸引了不少像我这样寻找机会的台湾人。在我眼中,大陆是“潜力股”,未来不可限量。到2007年,广东省的GDP首度超越台湾,更让我摇动了本人当年的决定。

  我60年代生在台湾本土,在大陆对外开放之前,我不到过对岸。到大陆投资建厂这么久了,诚然不是第一批先锋人物,但我应该也属于比较早一辈的台商了。

  陈先生来自台湾高雄,到大陆经商已二十多年。此时,难得片刻闲暇,他坐在办公桌前,看着桌上照片,写下自己的年度备忘录。似乎时光倒流,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。

  真实 未审台湾许多企业家非常想来大陆,可发展性比喻今的台湾要高良多。之前可能卡在一些政策上,“惠台31条”措施出来后,我信赖随着他们缓缓理解,更多人会渴望到大陆来经营。

  伶仃洋的风吹醒了一些往事,那兴许是胡德夫曾唱过的《太平洋的风》。驻足桥边,我滑手机看看刚拍的照片,小儿子的照片蹦了出来。